《这不是你的错》精华解读&听读书笔记(249/FD160)

爱我羊 2020年1月10日22:19:37
评论
145

《这不是你的错》精华解读&听读书笔记(249/FD160)

【荐语】

世间最大的未解之谜恐怕就在我们内心深处。

我们自己是谁?

遵循着怎样的意志在生活?

潜意识如何在沉默中操控了我们?

究竟是什么困扰了你?

是意识与无意识的较量?新生或重复的恶梦?

这一切,你将在书中找到答案。

【作者简介】

马克·沃林恩(Mark Wolynn)

海灵格弟子,家庭代际创伤领域的全球领先专家、旧金山家庭系统排列研究所主任,北加州海灵格研究所主任,纽约海灵格学习中心副主任。他训练过上千名临床医生,帮助人们治疗沮丧、焦虑、强迫症、自我伤害、慢性疼痛和生理疾病。

他曾在匹兹堡大学、西方精神病学研究所、Kripalu瑜伽中心、欧米茄研究所、纽约开放中心和加利福尼亚综合研究所任教。

【精华解读】

以下内容为《这不是你的错》一书精华解读,供广大书友们学习参考,欢迎分享,未经允许不可用作商业用途。

【目录】

一、 认识家庭代际创伤

1. 家庭代际创伤的概念

2. 家庭代际创伤存在的证据

二、 寻找你的家庭代际创伤

1. 核心语言疗法是什么?

2. 陈述性记忆与非陈述性记忆

3. 绘制核心语言地图

三、 治疗你的家庭代际创伤

1. 疗愈语言

2. 疗愈意象

【正文】

一、 认识家庭代际创伤

1. 家庭代际创伤的概念

家庭代际创伤是指会在一个家庭中,一代又一代传递下去的心理创伤。

荣格说,这是因为那些保留于我们无意识中的创伤并未得到解决,所以它们才会像“命运”一般重现于我们的生命中。弗洛伊德也说,创伤再现,或者说“强迫性重复”是对未处理好的事件的无意识重演。

比如先辈中有人非正常死亡、遭遇或目睹灾难发生,再或者身体、情感受创的,可能会将这些事件带来的心理创伤或心理疾病直接或间接地传递给家族中的某一位或几位后代。他们的这些后代,虽然未直接暴露于伤害事件中,却依然受其影响,总是莫名其妙地重复悲剧和痛苦。

正如荣格所说——只要我们不能意识到它,它就会像宿命——我们研究家庭代际创伤,就是要找出它之所以存在的具体原因,从而治疗它,摆脱世代相传的这种“命运”。

2. 家庭代际创伤存在的证据

(1) 大屠杀幸存者、PTSD(创伤后应激反应)与皮质醇

世界创伤后应激领域的学科带头人之一、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精神病学、神经科学教授瑞秋·耶胡达(Rachel Yehuda)团队大量研究了那些经历急性创伤事件的人,发现他们体内的皮质醇水平都较低。(皮质醇是一种应激激素,能够在经历与创伤后帮助我们的身体恢复到正常水平。)

耶胡达团队发现,低皮质醇水平意味着罹患这些障碍的可能性也增大:包括PTSD、慢性疼痛综合征、慢性疲劳综合症。

耶胡达在这些群体中也发现了这一特征:战后老兵、在9·11中有创伤暴露的孕妇及他们的孩子,她还发现那些患PTSD的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代生来就有和他们父母一样较低的皮质醇水平,这使得他们更容易经历上一代的PTSD症状。

她的研究表明,如果父母中有一个人患有PTSD,那么孩子产生PTSD症状的风险是常人的3倍,她认为这种代际PTSD是经遗传获得的。

(2) 三代人共同的生理环境

如果一位孕妇经历了急性或慢性的压力事件,她会开始分泌应激激素(包括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这些激素会从她的血液扩散至子宫,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处于相同的压力环境中。

父母不想要孩子的心理、不断考虑自身及后代的生存机会的焦虑,还有母亲在怀孕期间一直忍受生理和情绪虐待等,这些都会构成孩子出生的消极环境,并会传递给下一代。

当你的父母还在他们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将来会与你的诞生有关的卵巢、精子前体细胞等器官也已开始发育,此时,你们祖孙三代共享着同样的生理环境。因此祖母与外祖母所经历的创伤带来的生理变化也会波及到你。

(3) 表观遗传学的发现

最初,我们认为基因只能通过父母的染色体DNA进行传递,随着这一领域研究的深入,科学家发现染色体DNA只占了DNA总量的2%,其他98%的DNA则称为非编码。

DNA(ncDNA),它们负责情绪、行为和人格这些遗传特征。非编码DNA会受环境刺激的影响,由细胞中的化学信号带来,也就是一般所说的遗传标记,它会黏附在DNA上,并向细胞传达是否激活某个特定基因的命令。

在这种情况下,DNA序列本身没有发生变化,但因为它的遗传标记不同,其表现形式也就不同了。研究表明,遗传标记能够解释我们在日后应对压力时的不同反应。

耶胡达的团队将经历9·11后形成PTSD和没有形成PTSD的人进行了对照,发现这两个群体有16种基因表达是不同的。

在此基础上,耶胡达他们发现经历了大屠杀创伤的犹太人,他们的后代拥有和他们相似的基因模式。他们将结果与那些在战争期间没有居住在欧洲的犹太家庭进行了比较,进一步确定了基因改变只在那些家庭经历了创伤的孩子身上出现。

(4) 白鼠实验反映的创伤传递

在与人类基因有着惊人相似度的白鼠身上的实验表明:在白鼠血液、大脑、卵子和精子中发生的化学变化开始和下一代的抑郁、焦虑这些行为模式联系在了一起。例如,与母亲分离的应激状态造成的基因表达变化能够追溯至三代。

埃默里大学2013年的一项实验是训练某一代的白鼠,让他们害怕一种像樱桃气味的东西——苯乙酮,每当它们闻到这个气味,就会遭受一次电击。经过一段时间,它们大脑中特定与这些嗅觉受体相关的区域扩大了。

随后的研究中,它们的第二代、三代幼鼠都出现了“只要暴露在樱桃味中,就会跳起来躲避”的现象,并且其大脑也产生了相应的变化。

二、 寻找你的家庭代际创伤

是什么让一个男人在赛马中输光所有钱?又是什么让一个女人选择只与已婚男人建立亲密关系?

当你发现自己身上似乎存在某些难以解释的人生困境,或许正因为在你的家族中曾有未能处理好的创伤。发现并治疗创伤才能帮助我们真正摆脱困境,而不仅仅是反复失败,利用食物、香烟、性和酒精来麻痹自己。

要寻找创伤的源头,我们可以借助核心语言疗法。

1. 核心语言疗法是什么?

当过去的创伤在我们身上发挥作用时,它总会留下一些线索。这些线索可能以情绪化的语句或词语表现出来,它所表达的是我们内在的深层恐惧,它正与我们未处理好的创伤相关联。

核心语言也能通过非言语的形式表现出来,也包括生理感知、行为、情绪、冲动,甚至是一些疾病症状。

核心语言疗法,就是通过一定步骤,观察自己的语言、想法,从而寻找到创伤源头的方法。

2. 陈述性记忆与非陈述性记忆

人的长时记忆一般分为陈述性记忆和非陈述性记忆。

陈述性记忆也称外显记忆,可以被我们有意识地回忆起来,它就像书架上的一本书,我们可以找到它;非陈述性记忆也称内隐记忆或程序性记忆,难以有意识地回忆。而创伤经验往往通过非陈述性记忆的方式储存下来。

所以使用核心语言疗法时,我们可以多注意自己语言中带有情感倾向的词语,它们通常是指向我们非陈述性记忆中相关事实的关键。

这些事实存储在我们的身体里,也在整个家族的脉络中,核心语言帮我们表达出那些未能表达的记忆。

3. 绘制核心语言地图

当我们从具象化的情绪感受和语言中提取出了足够的信息,一张关于潜意识的地图就会呈现出来。

(1)对号入座,四种阻碍父母与自己关系的无意识障碍,你有吗?

生命力的自然流动产生在代际之间,你从你的父母手里获取能量,他们也从他们的父母那里得到。但有四种无意识的情况会阻碍生命的流动:

① 我们与父母中的一方界限不清,承担了属于他们的创伤与痛苦

很多人都会无意识地承担着父母自己本身面对的痛苦——比如父母面对亲人过世、离异、或者身体、情绪、心理方面的创伤时,你会无意识地站在他们的立场想问题,想要减轻他们的痛苦,或者与他们共同承担。

有时候,则是父母向孩子诉苦、抱怨,令孩子无意识地分担了他们的痛苦,而这种行为令父母所承受的困境也会再一次映射在孩子身上,例如自尊受挫的母亲,会有一个自尊受挫的女儿,婚姻失败的父亲,会有一个婚姻失败的儿子等等。

当一个孩子有意或无意地承担起父母背负的重担时,他实际上忘却了曾经被“给予”的体验,并且在以后的生命里很难在关系中去“接受”(这里的意思就是说,一个人其实从小是被养育和给予的,但他习惯去背负和付出后,将来会难以学会自然地接受别人的好)。

虽然听起来很残酷,但先辈应该自己承担起自己的命运,这是你要告诉自己的。让他们以自己的力量承担自己的命运,这才是解决问题,而不让问题代代相传的正确操作。

② 我们排斥父母中的一方,破裂的关系让伤痛反复。

你是否对父母中的一方有过评判、指责、排斥或是断绝关系?破裂的关系通常源于家庭中的创伤事件,并且会在历代之间反复。

我们需要鼓起勇气去放下我们审视的态度,打开自己禁闭的心,以一种同理心来看待我们的父母和其他家人。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处理好那些伤痛,让它们不再阻碍我们拥抱自己的人生。

原因也很简单,如果你有这个问题,你可以回顾一下自身,我们排斥父母的那些情感、特点和行为将有可能出现在我们自己身上。

这是我们无意识中爱他们的方式——因为关系的破裂往往出自于爱与被爱的需求未被满足,所以修复与父母的关系,是解决你当下问题的一个关键。

你可以试着去理解他们(无论他们是否还在世)——他们未曾给予的,也可能是他们自己从没有得到的,他们所给予的,已经是尽力了。

想象他们以及他们的经历,当他们还年轻,当他们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们经历了什么?告诉他们:我理解这一切,我会试着去接纳你给我的爱的样子,而不再评判它或期待你要以我想要的方式给我爱。

③ 我们早年经历了与母亲的分离

在生命的早期经历过与母亲关系中断的人,可能在亲密关系中尝试与对方建立连接时,在某种程度上感到焦虑。这种焦虑可能会导致这段关系维系得非常困难,甚至是想要放弃这段关系,它还有可能导致你决定不想要孩子。

你可以通过以下这些问题来检视自己身上是否存在这种情况:

A. 在你母亲怀着你的时候,有发生什么创伤事件吗?她有过高度的焦虑、抑郁或紧张吗?

B. 母亲在生你的时候很困难吗?你是早产的吗?

C. 你的母亲有过产后抑郁吗?

D. 你在出生后不久有和母亲分开吗?

E. 你是被收养的吗?

F. 在你生命的前3年,你有经历过创伤或是与母亲分离吗?

G. 你或者你的母亲有过因住院而被强制分开吗?

H. 你的母亲曾经经历过什么创伤或情绪上有较大起伏吗?尤其你出生后前3年里?

I. 在你出生前,你的母亲失去过孩子或是流产了吗?

J. 你的母亲是否陷入与你兄弟姐妹有关的创伤(晚期流产、流产、死亡、手术等)里难以自拔?

我们需要一边回顾这些问题,一边问自己:母亲身上经历了什么创伤影响到她表达爱的能力了呢?

④ 我们对家庭中某一成员产生了认同,而那个人并不是我们的父母

有时候,我们与父母的关系非常好且充满爱,可我们依然不能解释我们为什么会有那些不好的感受。这其实有可能是你在无意识中接受了家族中其他先辈的经历和感受,科学家称之为“感觉认同”。

你可以通过以下这些问题来检视自己身上是否存在这种感觉认同:

A. 你是否与过去某个家人有相似的感觉、行为、痛苦?

B. 你有没有一些症状、感觉或行为很难用你自己的生活经历来解释?

C. 是否有某个家人因为内疚或痛苦不能去爱一个人,或是为他所丧失的而悲伤?

D. 家庭中有没有什么重大的创伤事件(比如父母、孩子或兄弟姐妹的早逝,或是遗弃、谋杀、犯罪或自杀等)令人痛苦或羞愧而不能启齿的?

E. 你是否与某件事产生了连接,和不曾被提起的某个人过着相似的生活?

F. 你是否重演着某个家人的创伤,仿佛那就是你自己的?

(2)探索核心语言地图的四种工具

要辨识出自己身上存在的家庭代际创伤,我们需要一步一步勾画出自己的核心语言地图,通过观察自己的核心怨言、核心叙词、核心语句和核心创伤层层递进来完善这份地图。

① 核心怨言

日常生活中的核心怨言里,你会发现烙印深刻的情感脉络,我们要去仔细听那些对这些情感最有共鸣的词汇。例如“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离开我?为什么我总是不够好?”这其中最强烈的情感就是孤单与焦虑。

探索核心怨言的步骤:

A. 找到一个目前在你的生活里最困扰你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关于你的健康、你的工作,或你的关系,可以是让你感到不安、难以平静、不愉快的任何问题。

B. 你最想治愈的那个最深层的问题是什么呢?它可能是具体的一个问题,让你感觉到无力;它也可能是你一直以来都有的某个症状或感觉。

C. 你想有所改变吗?

D. 不要去评价你自己。

E. 写下对你很重要的感受。

F. 当你想到时,就写下来。例如“我很害怕未来发生糟糕的事”,不管是什么都写下来。

G. 如果什么都没有想到,试着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你有的症状、感觉或是处境无法得到解决,那么之后你怕发生的是什么?

H. 直到你写下你最困扰的那个问题。

核心怨言会带我们发现自己生活中的不良情绪是哪一种,而以下10个问题则引导我们进一步发现唤起这种情绪的事件:

a. 你的症状(情绪)或问题第一次出现时,有发生什么事吗?

b. 在问题出现之前,你的生活怎样?

c. 你的症状(情绪)或问题第一次出现时,你多大了?

d. 你的家庭里有人在相同的年纪经历了什么创伤吗?

e. 目前的这个问题具体是怎样的?

f. 在最难受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

g. 当你有这种感觉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h. 每次它都是怎样变好或者变得更糟的?

i. 这个问题或症状(情绪)让你无法做什么事吗?

j. 如果这种感觉或症状永远都无法消除了,那么你觉得接下来你会发生最糟糕的事是什么?

在你写下的这些答案里,找一找,是否有重复的语言、重复的年龄、重复的情感、行为和症状出现在你的家庭中?如果有,那么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②  核心叙词 

这一部分,需要你首先写下对你母亲的描述(包括不满,如果有的话),然后是对你父亲的描述,以及你对他的不满。这些自然流露的形容词和语句就是核心叙词。

这时候,你可能也想写下对你伴侣、老板、好友的描述……看看你写下的内容,里面有对你父母的指责和不满吗?如果有的话,可能你对伴侣或好友的指责会是和你对父母的是一样的。

通常,我们对父母的不满会投射到伴侣或是好友身上。我们和父母之间未处理好的部分不会自动消失,它们会成为我们日后人际关系的模板。

核心叙词中会存在很多信号,比如类似“母亲很忙”、“她从不真正关心我”等词汇通常都来自早期的与母亲的分离;再比如核心叙词中所包含的情感色彩往往反映了需要疗愈的程度。

③ 核心语句

请你先写下这些问题的答案:你最深层的恐惧,最害怕发生的事是什么?

核心语句就像一句咒语,往往意味着你在潜意识中,对这件事的恐惧抓住了你。

回答好上一个问题,你可以继续往下写:如果你最害怕的事发生了,之后会怎样呢?最糟糕的部分会是什么?

写完后,当你大声地念出它们时,你可以体会一下,你的身体是否与之有强烈的共鸣?

如果通过这样的尝试,你什么也没想出来,你可以试试这样想:在他人身上会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是什么呢?甚至你可以想想,影视剧、书籍中最触动你的故事或语句是什么呢?

这些语句就会像心理暗示,影响你的行为。如果它所描述的事件与你的生活经验不符,那么你应该想一想你的父母、祖父母或其他家族中的人,他们有没有经历过什么伤痛直到现在也不太愿意提起吗?

核心语句通常具有这样10个关键特征:

它们通常与家族史或童年的创伤有关;

它们通常以“我”或“他们”这样的句子开头;

虽然它其中的感情很强烈,但字数不多;

它们通常包含了强烈的情绪色彩,这来自你最深层的恐惧;

当你读出它们的时候,它们会带来身体反应;

它们能够提取在创伤中“遗失的语言”,并找到它源自于哪里;

它们可以修复不完整的创伤记忆;

它们能够带给你一个合理的情境,使你能够理解你一直体验着的情绪、感知及症状;

它们只针对原因而非症状;

在你读出它们时,它们能够让你从过去解脱。

④ 核心创伤

现在你有了核心怨言、核心叙词和核心语句,你可以开始拼凑你的核心语言地图了。

在上一部分,你找到了会影响你的核心语句,以及它们指向的你的深层恐惧,在这一部分,我们可以利用过渡问题,把核心创伤揪出来。

比如说,你的深层恐惧是“我会伤害一个孩子”,那么你可以列出这样一些过渡问题:

A. 在我家里,谁有可能因为伤害某个孩子或是没有保护好其安全而自责?

B. 谁可能会因为某个孩子的去世而承担责任?

C. 谁可能会因为某个伤害到孩子的举动或决定而内疚?

D. 在我的家庭里,有哪个孩子受到了伤害/忽视/遗弃/虐待吗?

一个或多个这样的问题能够带你找到恐惧的源头。即使你还没有了解到你的家庭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具体细节可能会有缺失,但过渡问题会把寻找核心创伤的线索串联起来,让你找到方向。

(3) 核心语言的三种类型

关于分离、关系和成功这三方面的创伤核心语言是最容易识别的,通过一系列示例我们就可以发现自己身上是否存在这方面的创伤印记。

① 关于分离的核心语言

哪些语言反映了早期分离呢?可以参看以下示例:

A. 最后会剩我一人

B. 我会被抛弃

C. 我会遭到拒绝

D. 我会一直这么孤单

E. 我谁都没有

F. 我将会变得无助

G. 我将失去控制

H. 我无所谓

I. 他们都不要我

J. 我感觉不到满足

K. 我已经很满足了

L. 他们都会离开我

M. 他们会伤害我

N. 他们会背叛我

O. 我会彻底消失的

P. 我会被摧毁的

Q. 我将不再存在

R. 一切是无望的

② 关于关系的核心语言

这里的关系主要指亲密关系,事实上,亲密关系中的许多问题都不是来自其本身。

就像上文提到的,它可能源于我们家庭中存在的原始问题,它们没有被解决,于是作用在你和父母的关系上,你又将这种与父母相处的关系模板毫无意识地投射在了亲密关系上。你的伴侣也是如此。

因此,当你亲密关系遇到问题时,不妨想一想:我的关系是在模仿我家庭过去的某种模式吗?

去仔细想一想你在矛盾中说出的怨言,问问自己:

这些话耳熟吗?我的母亲或父亲有过类似的抱怨吗?我的祖父母也有过这样的问题吗?在两代人或三代人之间是否存在这样一种固定的模式?我对伴侣的感受是否仿照了小时候我对父母的感受?

下面也列举21种会影响伴侣关系的原生家庭动力模式:

A. 你和母亲的关系不好

B. 你排斥或责怪父母中的一方,或是对他有看法

C. 你把父母中一方的感受当成了自己的感受

D. 你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早期中断

E. 过去你一直在照顾父母的感受

F. 你的父母在一起过得不幸福

G. 你的父母分开了

H. 你的父母或祖父母抛弃了从前的伴侣

I. 你母亲深爱的人伤害了她

J. 你父亲深爱的人伤害了他

K. 你的父母或祖父母一直一个人

L. 你的父母或祖父母在婚姻里很痛苦

M. 你的父母一方可能轻视另一方

N. 你的父母很早就离世了

O. 你的父母中一方对另一方不好

P. 你有过很多伴侣

Q. 你流过产或者把孩子送给别人抚养

R. 男孩成了母亲的“知己”,会难以建立稳定的一对一关系

S. 女孩成为父亲最疼爱的人,会难以找到满意的伴侣

T. 家里有人还未成婚

③ 关于成功的核心语言

为什么有的人无论做什么,无论去遵循怎样的计划,似乎都没有见到他们实现目标,这是什么原因呢?

当我们追求成功的路上遇到阻碍或是进入死角,在家族史中探索原因也是一个可行的方向。

家庭中未处理的创伤事件会阻碍我们实现成功和接受成功。我们会无意中认同家里某个失败过的人,或是受到欺骗(或欺骗别人的)的人,从而让我们重复相似的工作模式、生活模式,于是离成功越来越遥不可及。

会影响成功的家庭动力模式有这些:

A. 拒斥父母中的一方,会让我们将自己对他们的感受投射到同事与老板身上

B. 重复你所排斥的那一方的生活经历,重蹈他们的覆辙

C. 对失败的无意识忠诚,不允许自己比父母拥有得更多

D. 家庭中有遗留的未完成事件,或自己喜爱的某人过早离世

E. 过去的困苦也会限制当下的美好发生

F. 个人的内疚会阻碍成功

当你探究家族史对你获取成功的影响时,可以思考下面20个问题:

A. 你和母亲的关系不好吗?(回顾你的核心叙词)

B. 你和父亲的关系不好吗?(回顾你的核心叙词)

C. 你的父母在事业方面成功吗?

D. 父母中有一方不能支持家庭吗?

E. 在你小的时候,父母有没有分开?

F. 你母亲对父亲的态度是什么?

G. 你父亲对母亲的态度是什么?

H. 在你小的时候,你有没有经历过和母亲的分离(生理或情感上)?

I. 你的母亲、父亲或祖父母有过早去世的吗?

J. 你的父母或祖父母有没有兄弟姐妹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K. 你或者你的家人中,有人从其他人的损失中获取过利益吗?

L. 有人骗取了遗产吗?

M. 有人不平等地继承了遗产吗?

N. 在你的家庭里,有没有人经历过破产或者让家庭陷入经济困难?

O. 有没有不是你家族里的人导致你的家庭陷入经济困难?

P. 你的家庭里有人因为没有成就、赌博等而被排挤吗?

Q. 家庭里有人曾经特别贫穷吗?

R. 你或者你的父母是移民过来的吗?

S. 你的家人有被迫逃离或被赶出家乡的吗?

T. 你或者家庭中的其他人有没有伤害、欺骗或利用过别人?

三、 治疗你的家庭代际创伤

1. 疗愈语言

在你绘制了你的核心语言地图后,你可以尝试着体会创伤事件的当事人(那位你家族中的先辈)的经历,创造具有同理心的疗愈语言表示对他的理解,并放下伤痛。

例如一位在无意识中继承了母亲和外祖母关系的破裂,以及她们不幸福的感受的求助者,使用过这样的疗愈语言:

“妈妈,请保佑我能和我的丈夫幸福地在一起。虽然你和爸爸在一起时并不幸福。我会好好珍惜和丈夫的感情,这样你们就能看到我可以很好,以此表达我对你和爸爸的尊重。”

而另一位年轻女性则是从自己开始记事时就一直生活在焦虑中,对此她非常困扰。她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去世了,针对这一伤痛,她创造的疗愈语言是这样的:

“每当我感到焦虑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你在对我微笑,是你在支持我,保佑我。无论何时我感觉到呼吸在我体内的游动时,我都能感觉到你就在这里,和我在一起,为我感到高兴。”

是的,疗愈语言因人而异、因事而异,也因不同的创伤而不同,需要你有针对性地去创造。

2. 疗愈意象

除了疗愈语言,你可以在脑海中创设一个具象一些的场景,或从事一些仪式,在这个场景中,你应当可以获得力量。

可以尝试的一些仪式性疗愈手段包括:

① 在桌上或床头摆放照片

② 点蜡烛,在烛光里与故去的亲人对话

③ 写信给去世的爱人

④ 形成支持性意象,可以是一本书、一个人物甚至二次元人物形象等能安抚自己的一个形象

⑤ 与酗酒、有不良嗜好的家人建立边界,可以用具体的门、划线、以绳画圈等形式将边界具象化

3.与父母和解

【结语】

看完整本书,

海灵格的家庭排列系统依然让人觉得带着神秘色彩。

既定的宿命怪圈、轮回的悲剧爱情……

这些像哥特古堡中的吸血鬼传说一般的剧情,

却在人世间轮番上演,无始无终。

谁能打破僵局呢?

命运的钥匙其实一直在你的口袋里。

爱我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