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格局》读书笔记(421/FD294)

爱我羊 2022年2月4日07:01:58
评论
279

《学习的格局》读书笔记(421/FD294)

【荐语】

孩子写作业磨蹭、上课不专注、成绩下滑、严重偏科……这些令家长头疼不已的学习问题,靠单纯的“刻苦学习”是无法彻底解决的。《学习的格局》是一本为父母和孩子而写的“优等生”养育指南。本书融合了65个世界前沿的学习理论,提供了208个高效实用的学习方法,分享了89个翔实生动的案例故事,彻底颠覆了那种靠“低水平重复”的传统学习认知,引导父母走出固有的学习误区,助力孩子成为自主学习的“优等生”,最终成长为具有竞争力的未来优质人才。

【你将获得】

认清28个常见学习误区

揭开让孩子自主学习的秘密

学习有格局,才能学有所成

【作者简介】

黄静洁

冰心儿童图书奖获得者/华东师范大学特聘“实践导师”。通过深入感受和研究中西教育20年,不断学习汲取中西教育精髓,形成融合中西的家庭教育新观念,著有畅销书《父母的格局》、《学习的格局》,并在实践中建立起独到的“格局养育”新观念,提出为世界养育孩子的父母新格局。

作为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中国母婴健康成长万里行”特邀专家和公益讲师,已成功帮助30000+父母解决养育困惑。

【精彩选段】

1.高效学习的关键,就是帮助孩子突破学习的“舒适区”,进入“学习区”;避免孩子进入超水平的“恐慌区”,从而引发厌学的态度。P.007

2.只要不是什么影响孩子人生或者损害孩子健康的错误,都应该放手让孩子去试错。只有这样,孩子才会对自己的错误有所担当,而这样的认错过程恰恰就是在培养孩子对犯错的正向态度和认真负责的好品格。P.029

3.训练孩子提出有质量的高阶问题,就是在开阔他们的思维模式,让大脑展开更深层的思考活动,同时也是在练习表达和聆听的能力。P.102

【思维导图】

《学习的格局》读书笔记(421/FD294)

《学习的格局》对谈实录

樊登:今天我们请到了冰心奖的得主,著名的亲子教育专家黄静洁老师,来讲她的这本新书,叫《学习的格局》。欢迎黄老师。

黄静洁:谢谢樊老师,很荣幸你能推荐我的书。

樊登:咱们先说为什么叫《学习的格局》,这书名怎么选的?

黄静洁:这个是有点来龙去脉。我在三年以前写过一本书叫《父母的格局》。《父母的格局》更多地是讲从父母的视角来看自己怎么看待孩子,自己怎么养育孩子,是一个新的人生的任务。

《学习的格局》我换了一个视角,我把我自己蹲低了,我从我的小儿子,今年十五岁,我从他六岁到十五岁,这十年当中,我遇到的,和他一起遇到的学习问题,我来写这个学习两个字。

格局,为什么我要做格局?因为我觉得中国的父母亲在养育、在做父母的过程当中,其实看的点更多,面少了;看的结果更多,过程少了;看的孩子更多,自己少了。为什么会造成这三个缺陷或者三个局限?我觉得还是跟格和局有关,所以我就《父母的格局》延下来,就做了《学习的格局》,是这样来的。

樊登:这个书的第一部分就特别吸引我,叫差生陷阱。你看原本三岁以前都天真活泼的,充满好奇心的,其实你说聪明的程度,孩子跟孩子没有太大的差别,为什么有的孩子会陷入差生的陷阱?

黄静洁:我觉得像我们古人说的“人之初、性本善”,原来的孩子其实都是活活跃跃,都是鲜鲜活活的。但是因为我们后来的环境让一个孩子变了。

樊登:有哪几大陷阱,您觉得?

黄静洁:第一个陷阱就是它是一个被恐吓的学习。就是我游泳,但是我其实姿势不对,我游泳,但是我不知道方向在哪里,我看到都是水,我的能力又不好,我的目标又不清楚,所以我就被恐吓了。

大部分孩子会认为我比别人差。几乎一个满分的孩子还觉得明天我可能不够好。因为满分只有一个,好的也只有一个,所以我们的孩子最大的问题是从来没有安全感,永远觉得别人会比我好。为什么不能说我就比昨天好,我自己就够好了。所以我觉得第一个差生的陷阱,就是我们永远在低勤奋地做成功的东西。

樊登:貌似很勤奋。

黄静洁:貌似很勤奋,但是效率不高,效率一不高,给你自己的自信心就差了。

樊登:但是很多家长会有一种感觉,他认为说只有给他不断地施加压力,然后才能够让他有动力去做事,这个想法错误在哪儿呢?

黄静洁:这个想法的错误就是,我们看不得孩子开心,我们只要看到孩子开心,我们就会说你就是贪玩,玩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所以我在各地做讲座的时候,我都告诉大家,孩子六岁以前必须让他玩,必须让他开心。

为什么?其实效率的第一件事是要有专注力,什么时候的专注力最好?是孩子最开心的时候,开心做这件事,我的专注力最好,不开心做这件事的时候,我的专注力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所以差生的陷阱其实有很多问题是我们造就了一个环境,这个环境给了孩子压力,学习的能力和习惯,和方式、方法都没有,但是我们已经逼着他们要成功,这个就很难了。

樊登:所以您刚说这一点我觉得特别重要,就是很多家长不愿意看到孩子高兴,而且不允许孩子犯错,这里边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陷阱。

黄静洁:对的,犯错是一个特别大的陷阱。因为在我的《父母的格局》里,我讲过犯错。当时我的概念是说让孩子在错误里多待一会儿,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的家长一看到犯错就要停止他,所以孩子其实从来没有犯错到底,就是没有试错,我做错这件事,但是我不知道这件事做错了对我有什么不好,他没有这个结果,所以我说你让孩子在错误里多待一会儿,让他知道结果对自己有什么不好,这叫试错。

但是到了《学习的格局》,我自己又高了一层。因为我在2006年的时候,我看到了卡普尔教授他讲的有效犯错和无效成功,也就是说你虽然做了一件很成功的事情,好像你考了一个100分,但是其实对你来说,你没有长进什么,所以你是一个无效的成功。

但是在孩子搭积木的时候,这个孩子永远搭不好,为什么?他永远都在尝试新的面,新的不同的搭法,他总是失败,但是他学的比那个搭对了的孩子要多,所以他就说他的失败里边,他的犯错里边是有有效性的。

所以我就觉得作为父母亲的话,我建议大家可以把我这个书里边的思维导图把它打印出来,天天孩子一犯错就看看,这个错是有效的吗?如果有效的,我们讲一讲这个错对你哪里好,这就是失败是成功之母。

樊登:其实核心是你能不能够从这个错误当中学到东西。您刚说的那句话我觉得太好了,就是要让孩子能够感受到这个错误的结果。你比如说他不交作业,很多父母就非得想办法,甚至父母去替他写,陪他到半夜十二点钟,硬是把这个作业写完,让这个孩子衣着光鲜的第二天早上去面对他的老师,但其实他并不知道说没写作业的结果是什么。

黄静洁:对,而且他还把那个责任人混淆了,他好像觉得写作业不是我的事,我写不好不要紧,爸妈会帮我写的,责任是他不是我。

樊登:我听过特别多的父母最近这段时间抱怨最多的,就是他不写作业怎么办?老师在群里边整天骂我,老师要交作业,那您的建议就是这事是他的责任?

黄静洁:对。我觉得至少要让他去尝试一次,老师面对面告诉他,你作业不写的结果是什么,必须要让孩子有这个挫折感。但是孩子回来以后跟你告状说,今天老师骂我了,当然这个时候共情,这个时候告诉他方式方法,这些都可以,但是你必须让他去承担一下,犯错之后老师会对他说什么。

樊登:这里边有一个我相信所有人都非常感兴趣的话题,就是孩子不爱学习的真正病灶是什么?您这里边给的答案是缺失目标。

黄静洁:每个孩子阶段性是有目标的。其实是要靠一个推动力。那我的小儿子他觉得他的目标今年是要考上音乐学院附中,那他的目标给自己定了一个,就是那我在这个学校是最后一个学期了,我以后考大学这是我的高一的分数,高一的分数大学是会看到的。他就找了一个目标说,我这个学校走以前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最好的分数,让学校的老师都记得我。

樊登:怎么才能够把这种目标感植入到孩子的心中?

黄静洁:你要找他现在最想要达到的一件事情,你不能去拿成绩跟他说,比如说你说成绩这个学期你一定要达到3.9分(欧美学校通常4分制),他不会听。但是我跟我的孩子聊天,我就说,好,你想考另外一个新学校是吧?那你想想在离开这个学校的时候,你有些什么目标?他想来想去说,我想让所有的人记得我,这就是一个目标,目标不用那么大的。

所以我里边有一个叫一拆一分,就是你一定要把目标拆小,分小,分到最小,然后要把你要实现这个目标的方式拆地很小。比如说我的小儿子,他很喜欢阅读,但是他在初一的时候发现,自己一考没有考上高班。阅读他没有进高班。他很着急,他来找我了。我说不用想,建个目标。他说我的目标就是这个年底我要考上高班,很简单,也没有说未来要做什么。

樊登:就是这种没有考上自己理想的高班的这件事情,在很多家庭看来就是一个挫折,甚至很多家长会把它视为是自己的挫折,说我们家真失败,我们家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然后就回家发脾气骂人。但是在黄老师家你会发现这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甚至如果孩子不来找你的话,我估计你都不会去找他。

黄静洁:我不会。

樊登:对,那是他的事。

黄静洁:对,而且这个是他后边告诉我的,不是我先知道的。

樊登:对,他遇到了挫折他来找,就他承受了这个结果,他来找你说妈妈我现在觉得很失落。

黄静洁:对,我并不知道他没考上,是他自己说。所以这个概念一定要从小养成,就是你不能整天打击他的不好,你也不能整天打击他的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家长说你考100分,下一次考不到,他总是打击他的好。

那么做一个良性的循环,小孩无论碰到什么,他都会来跟你讲。那我们家孩子就说妈我这次没考好,没有考进去,我说好,定个目标,他说目标就是今年年底我一定考上高班。他就自己去想怎么做,因为目标是他的,目标如果是我的他不会做的,他过去了就过去了,所以一定要目标让孩子拥有。

樊登:基本上我觉得关于差生陷阱这部分的总结,家长每天跟孩子所说的目标都是家长的目标,都是分数层面的目标。我们的眼睛只盯着那个无趣的分数,但实际上我们应该跟孩子更多地聊的是你生活当中的目标,你想要获得什么,进而把这个目标变成孩子内驱的这种动力,就跳出来了。

黄静洁:最重要的是我们太在乎一个虚无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就是成功了,可能也是无效的,因为他很有可能老师题目一变,你去另外一个学校一上学,你今天的一百分可能根本只有六十分。你今天考得这么好,你到美国去一考,不适应,没了。今天的所有的分数看起来很具体,但其实是很虚无的。你会发现越具体的事情越没有灵活感。

樊登:你说这话太有道理了。为什么那么多父母就纠结于在班上的名次,纠结于这次考试的成绩,其实我觉得核心可能父母完全看错了学习这件事,他把学习当做了一个给自己争面子的东西。你看很多孩子到了青春期以后发飙了,他跟父母决裂,生气的时候他就会说,你们都是为了自己,你们学习都是为了面子,为了考个好大学,但实际上实在是太虚了这个东西。

黄静洁:比如昨天晚上我和我先生见了一位老朋友,这位老朋友也是音乐界的有名的一个人物。我们想请小儿子出来,因为他想学音乐,我们想请他见见这位老师。小儿子跟我说,我不想见。先生一定让他见,最后我跟先生说,不需要,他还没觉得自己很舒服,那我们就不见。

但很多时候这里边反映了很多事情。第一,是不是我先生或者我希望我们的这位音乐界的大佬,可以看到我们的孩子教育的有多好,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们把心一放下来,今天不见,有一天他作为自己,作为他想见老师更好,而不是作为某某的儿子去见老师。

樊登:那是他的事。

黄静洁:是,所以昨天就没见。走到他门口,爸爸想敲门,我把他手拉下来,我说不用见。他把门关了,你还去敲他干嘛?他有他的选择,他有他自己的时间感,他有自己的自尊感,他有自己的价值感,他的价值还没到,他觉得我不需要见这位老师,那为什么我们不能等待呢?难道就是他不好吗?没有。

樊登:所以跳出差生的陷阱的核心,是要想办法让孩子建立内驱力,建立自己的目标,让他知道学习好本身是一件又有趣又是他自己的事。

黄静洁:而且要找对方法,这也是我这本书后边几章讲的特别多的,就是方式方法。

樊登:你看接下来这章就是讲关于学习的效率,很多家长可能因为自己也不太会学习,所以看到孩子上不来,他的办法就是刷题,送他去上各种培训班,您觉得提高一个孩子的学习效率最有效的方法有哪几个?

黄静洁:第一,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他恐慌,不能让他的能力和要学的东西不对位。如果你今天给他报的班,或者你把他跟学霸去比,一下就让他觉得自己不想学了。我的孩子大儿子经历过这个,他在上海念书,他考到美国最好的技术高中,他一进去以后,回来就跟我说,妈妈,我在上海是第一名,我到了那里是查无此人,谁都不是。他那一阶段就是不想学了,他放弃、放任,所以第一件事让孩子在一个适当的、适合他能力的水平上先学,这样小步往上升会更有效率,这跟自信心有关,这跟驱动力有关。

第二件事我觉得特别重要的就是记忆。大部分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基础学习,几乎到达高中、到达大学还在基础学习,以记忆为主。记忆是有方式方法的,千万不能说刷题就是记忆。我引进了一个叫戴尔金字塔模式。大家可以发现最上边的,他说他的知识留存率只有5%,樊登老师你今天跟我讲的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小时,留在我脑子里的东西只有5%。

可是我跟你对谈,可以达到70%,我再把樊登老师跟我讲的东西回去再讲给我们小伙伴听,达到90%,所以我觉得第二件事家长能做的就是不要陪你孩子做作业,告诉他快做、还没做完,还有5分钟,应该跟他聊天,等他做完了他今天做过的东西,聊,让他讲给你听,这是方式方法,让孩子多参与、多讲、多互动,这是另外一个。

樊登:我记得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最开心的就是给我们班同学讲题,别人不会的题我就给人讲,越讲越熟,有时候甚至为了能够把这题讲好,我还自己去做很多更难的题,就是这种叫作目标感的驱动,你就愿意干这样的事。

黄静洁:成就感。

樊登:拖延症是所有的家长最头疼的事,很多孩子拖着写作业写到半夜,家长也陪着。怎么终结拖延症,终结孩子写作业的拖延症?

黄静洁:我觉得在听的父母亲,如果你的孩子在学前,那我就告诉你,你真的幸运,因为拖延症一定要在学前解决掉。

因为美国的心理科学学会做过一张单子,一二年级六到八岁,一定要学会认识时间。认识时间我认为六岁已经太晚了,已经进入集体了,你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六岁以前一定要让孩子认识时间。

我们说给你一个钟你就认识了吗?不是。钟是抽象的,跟我今天有什么关系?所以我的建议第一件事要带着孩子画图。我们现在不是非常流行思维导图吗,咱们就画最简单的导图,现在几点钟?我要做什么?因为孩子是没办法想象你跟他说,你只能看15分钟,15分钟是什么?但是你说这一集电影,这一集动画片15分钟,从此他明白了,15分钟就是这一集,结束就是15分钟。

樊登:所以首先让他建立对时间的感知。但是有的孩子大了,都是八岁、九岁了或者十来岁,他对时间是有感觉的,但是他只要是看动画片或者是玩游戏,他就觉得这个时间可以拖得很长,但是写作业他就不愿意写。

黄静洁:所以我就引进了一个概念,就是时间的沙漏。就是它倒过来的时候,你看到时间在流,这是第一。

第二,沙漏是一个恒定的东西。你要看电视,那你告诉我,你是选15分钟还是选20分钟,咱们定好, 15分钟到了,漏光了。结束,走,是一个恒定的东西,那么好,学习也一样。

我的孩子小的时候,一年级的时候,我先用三天,不同的沙漏先去衡定他,这个学期的数学,你大概是要做几分钟?三天下来做个平均数。好,15分钟,就15分钟,结束了就结束了,不结束,提早了,多了三分钟,我把这三分钟给你,后边你可以做别的事情。如果你的语文晚了,我把你补在你的语文上。

一方面他又觉得它好玩,在玩玩具,我们家一排沙漏五颜六色,蓝色是数学的,红色是语文的,慢慢他就把时间看到了,时间好玩了,时间就深到他的记忆里去了。

樊登:大概到几岁的时候,他就完全可以自己掌控安排时间了?

黄静洁:八岁。这个是心理学会给的,八岁是一个上限,他必须要懂得时间长度,时间流逝感,时间和我的事情的关系。

樊登:那如果一个孩子已经到十岁了,但是他没有掌握时间的这种概念怎么办?

黄静洁:重新来一遍

樊登:就是要补前面的课?

黄静洁:当然,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概念。

樊登:很多家长现在所用的笨办法就是陪孩子写作业。

黄静洁:那你就要用对的方法陪。

樊登:那什么是对的陪的方法?

黄静洁:我自己做的,第一教会他时间,他知道他自己要掌控,因为大部分时间你陪是因为他不掌控,他不知道要做什么。所以第二件事就是8岁之后要教他策略,什么先做,什么晚做,其实这跟分析力是有关的。

你教他在做这个作业的策略的时候,其实你在教他分析力了,今天我到底要什么东西先做,你是难的先做,还是喜欢的事情先做,还是我不懂的事情先做,你自己可以排,每天排。我跟孩子刚开始我不陪他做作业本身,但是我陪他做这个策略,这只有三分钟,做完了我离开,我离开,离开不是把门关起来,我们在一个空间里就像这样,我看得见他在做,他也知道妈妈在,他也知道有一副眼睛。

樊登:但是妈妈在干自己的事。

黄静洁:而且跟学习是相关的。所以这本书你知道我是怎么写出来的,我是在客厅里写出来的。

樊登:孩子在那边写作业,你在这边写书。

黄静洁:我让他知道我也很努力,妈妈这么努力,我怎么可以不努力。所以我们家的孩子都是跟妈妈比。妈妈这么好,我怎么可以不好?

樊登:而且你要让孩子知道说,你如果真的省出来的时间你是可以做主的。好多家里边的孩子很绝望,就是我再省时间也没用,我省出来时间你就给我送一套卷子,那这样的话孩子就根本没有动力去节省时间。

黄静洁:大部分拖延,一是自己的习惯没养好,第二是心理上过不去,不公平。

樊登:对。这句话太对了,我听过很多小孩子讲。

黄静洁:不公平。你让我做完了,你又来一个,那我不做了,无休无止,你怎么这么贪婪,妈妈你不公平。

樊登:得允许孩子为自己的时间做主,这个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我看这里边还有一个工具性的东西,是康奈尔笔记法,就是要教孩子去怎么样在课堂上记笔记,您给大家讲讲这笔记法。

黄静洁:这个笔记法特别好的一件事是它有架构,如果我们说记忆这个东西是帮助你收录,还有个遗忘,记这个笔记其实是让你停止遗忘。怎么停止?

第一件事情,你在学校听的时候就记笔记,他给你一分二,一分四,一分三其实,二分之一,三分之二在这里,你上课记,这里有一条线,等你回来以后看你自己记得笔记以后你做一个归纳,就是我们今天讲的热词、关键词。今天我记了这么多无头无序的东西,我儿子听得好,他全记下来了,记完以后到底这一段是讲什么,回来以后对这个做一个关键词的归纳,在你的左边。

樊登:一二三四列出来。

黄静洁:然后遗忘曲线是什么?就是在48小时里边你必须复习一次,不复习你今天听过的东西,70%就会遗忘,在48小时里。那我就告诉孩子48小时做一下这个。你写完这个48小时之内,你把这个关键词给我列一下,好,归纳了,有个架构出来。

再过几天,一个星期之后脑子开始遗忘了,你用一个书把这边给盖住,看着这个关键词搜索自己讲一遍这边是什么,不知道,打开看一看。其实笔记法是帮你架构你的学习内容,帮你检索你不记得的事情。

最后还有一条是总结,总结随你写什么。过一个月以后你回来看看,所有的记忆都出现了。所以它是一个架构你的内容,解体你的内容,总结你的内容,帮助你复盘的内容,帮助你做小测试的内容,所以我自己很推荐这个。

樊登:有点像我讲书,你看我讲书的时候,大家就问,说你怎么老记得那么多书?书里边内容我们读完就忘了,你怎么能记得?我是读完这本书以后我就把它放下,然后过几天重新写摘要,画脑图,然后想不起来的地方去查书,能想起来的地方就写了。

黄静洁:你看你是在打补丁,其实补丁很重要,大部分你能记住的东西别人都能记住。但是你打了补丁的地方是大部分人记不住的。

樊登:你的印象深刻了。那些含糊的地方去查一下,别搞错。这个其实就是我们讲过一本书叫《认知天性》,那本书里面就讲到说你的大脑得受到挑战。

黄静洁:是的。你得让他忘一忘,你才回去。

樊登:希望大家能够学会这个笔记法。还有家长会有一个疑问,就是说我们家的孩子上课的时候听讲为什么听不懂?因为老师讲课的时候他不能针对所有的孩子讲,可能这里边有三分之一的孩子早就不听了,都懂了,有三分之一的孩子根本听不懂。怎么提高孩子上课的理解力?

黄静洁:理解力是很重要的,其实它有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解码,就是您讲的,老师讲的我听懂了吗?我听不懂我就解不了码,门开不了,所以大部分时间我觉得笔记法有一件好事,就是孩子听不懂的你可以告诉孩子,你听得懂别记,书上都有。

樊登:听得懂的别记?

黄静洁:如果你家孩子理解力比较差,那你可以告诉他,因为你来不及记,所以你就说你听懂了你都别记,你听不懂的快点写下来,把解不了码的东西解下来。如果你遇到一个孩子理解力真的是有问题,你就先告诉他,你把听不懂的记下来,回来以后你帮助他。帮助他怎么解码,很简单,回到书里,叫他把这个书里给我读一遍,读不出来的地方就是你要去帮助他去解码的地方。所以我刚才讲的就是体验法和输出法,你让他输出,他输出到讲不明白了,这就是你要打补丁的地方。

樊登:我们很多家长可能真的就是忽略了这一步。因为数学这个东西,像数学、物理、化学这个东西,它最大的问题是你前边只要有一个点没学好,你很有可能后面一大片你都不会。就是因为一个三角函数公式不理解,导致后边所有的解析几何都学不了。但是家长很少有这个耐心去追本溯源地找,到底问题出在哪儿?我们的办法是你解析几何不会,你给我做,使劲做,做100遍也不会。

黄静洁:还是不会,而且你总是拿他跟学霸比,你总觉得他会,你的孩子就该会。

樊登:所以您说的这个办法是倒回去,找到哪个点不会。

黄静洁:是的,把它解决掉。就是叫针对性的学习,你刻意学习很好,但是你刻意学习不针对,没有用。所以如果真的是几何函数不好,你给他补就补这一块,你不要把我整个都补。

樊登:很有可能他这一个点一攻克以后就豁然开朗了,马上就跟上,因为我始终相信孩子的智商没有特别大的差别。

黄静洁:没有。

樊登:您说这个特别好,就是把不懂的记下来,然后回到家,哪怕我父母不懂找家教,或者报班也是沿着这条脉络去找。

黄静洁:一定要有针对性的学习。如果学习只是一个泛泛的,孩子一定会倒退,他觉得没劲,这跟我没关系,我都会的,你为什么叫我坐在那等,他不会等到那个时刻,还没等到那个时刻,他专注力已经走掉了。

樊登:特别好,我觉得您这里边的每一个方法都值得好好地做成一门课。认真地把它打开了讲,然后结合例题,结合辅导孩子的场景,我们可以做这么一门课,在我们樊登读书手机软件里边。

黄静洁:可以的,跟您一起如果有一些这样的案例,我们可以一起来分析,按照案例来讲。因为我觉得很多父母亲对于实践的东西太少。我帮你来把实践讲一讲,原来我的孩子也是这样的,你的心态好很多。

樊登:家长的心不能天天跟名次,跟分数放在一起,那个太虚了。家长的心如果离分数远一点,反倒手可能离分数更近一点。

黄静洁:真的是。

樊登:这个格局这个词就好理解,就当父母的格局小,你就会发现孩子总是冲出你的格局。当父母的格局变大了,孩子做什么都在格局之内,那就没有那么多的矛盾。

黄静洁:对的,所以我的《父母的格局》这本书有一句话,就是“你的孩子是为世界养的”,他不是你家养的,所以我有一句话就说“当世界需要你孩子的时候,你的孩子就有出息了“。

樊登:第三章是关于自控力,怎么样让孩子能够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黄静洁:自控力很难。第一件事责任心,第二件事自律。这两件事很重要,这两件事是合在一起的。孩子没有责任就会说,这功课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师要我做的,妈妈要我做的,跟我没关系。

我在责任心这里提过一个概念,就是责任心要从小培养的,但是不是责任心培养,是说你要有责任心,然后用一个痛苦的经历去培养他的责任。

我们中国家长培养一个好的道德观或者德育这一块儿,永远都是拿悲苦、承重来考验你,其实不是。

责任心要让他有一个美好的感觉,因为我对你负了责,你对我更爱,因为我做了这件事,这件事回馈了我,让我看到一束阳光,让我看到一朵花,这多好。所以责任是要在小的时候用美好的体验来带动的。

樊登:您刚讲的这个是教育的根本。我们在生活中见到大量的家长,就是用痛苦来强化孩子的感受,写作业跟痛苦相结合,考试成绩出来了跟痛苦相结合,开家长会跟痛苦相结合,你要有责任要跟痛苦结合,你要锻炼身体要跟痛苦结合,导致的结果是孩子做任何这些该做的事,一想起来就是痛苦,就是不想玩,没意思。

实际上真正的教育的核心是你想让这个人做什么事,你得让他把这个事跟好的感受相结合,他一想起来这个事觉得开心,一想起来就觉得兴奋,就太容易了。

黄静洁:对,所以我们家长说快乐教育他们是理解错了,他们以为快乐教育就是没有方法。

樊登:是放任。

黄静洁:其实快乐教育讲的是教育本身的核心,这个核心是你学得越多,你知道的越多,你感受的越多,你的快乐感越高,是这个概念。

樊登:这一点上我觉得几乎都不需要太多的争论了,因为也有人会讲说你必须得吃苦,学习就要怎么的。其实你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你就会发现你所有那些特别上瘾愿意干的事,为什么?都是因为你在做的时候你觉得这事给你带来了乐趣,带来了荣誉,带来的甚至是虚荣心等等,但是它会驱动你愿意去做这件事。如果这件事让你回避,让你整天想起来就胆战心惊,你一辈子都不愿意做。

黄静洁:所以家长没有方法,最后就拿了钱,拿了汽车,拿了手机,拿了游戏机去刺激他学习。

樊登:诱惑。

黄静洁:这都是错的。因为看得见的东西都不如看不见的东西来的有力量。

樊登:看得见的东西经常就会产生边际效应递减。因为它是一个确实不动的东西。我们讲过一本哈佛大学的教授写的书叫作《金钱不能买什么》,金钱所带来的东西的结果就是不断地衰减,反倒会引起负面的作用,他会排序,他说你既然给我钱让我做这件事,那这件事肯定没有钱好,太需要学习了,真的。

阅读是我很关心的话题,因为我整天被问到这样的话题,怎么能够培养孩子阅读力,您是怎么培养阅读力的?

黄静洁:第一,我觉得是基因,基因不是虚的,基因其实是在空气里的,是孩子满目看见的。孩子看见妈妈喜欢写书、看书、爱书,他就会看,孩子会来看我的书。所以我觉得,你看看自己的基因,你不爱看书,你怎么会要求你的孩子看书,这是第一个。

第二是兴趣。你平时讲话里边会讲到书吗?我上一周跟我的小儿子吃饭,爸爸去接了一个电话,我们两个居然神聊起来了,为什么?爸爸去接电话了,他马上把一本书拿起来,我一看这本书叫《局外人》,我说《局外人》这本书我怎么那么熟,这个不是中国的书?

他说不是,我说这本是法文书,他说是,但是他读的是中文,我说这是你妈妈读大学时候崇拜的作家加缪对吧?我说是《L'étranger(局外人)》,他马上说妈妈你居然把名字都讲出来了,他一下就崇拜我了。因为他读的书居然是我二十岁时候读的书,这就是一种神聊。

如果能够在某个阶段触动你孩子,他读的书是你曾经爱过的,或者你突然发现我读的书是他喜欢的,你是不是就觉得关系近了?

樊登:但这个要求对于大量的家长来讲真的挺难。

黄静洁:从现在做起,多看看孩子在读什么书,你不一定读他的书,但是如果他爱读某一种类型,比如科幻书,你去买点科幻书来读读,是可以的。

樊登:我们得让孩子把读书和快乐的东西结合起来。

黄静洁:对,就像我们喝茶,要把后边的味道讲出来,不能只说这个是普洱茶,普洱有那么多,咱们一起聊聊这个茶好不好?一样的,你要能够聊得起孩子聊的事情,你不能说孩子你要变得比我更好,其实他会比你更好,但是你要跟他差不多相同的,他的好和你的好有个链接。你说你就做一个啥都不懂的妈妈,然后逼着他去做状元,怎么可能?

樊登:阅读这事我觉得其实跟别的是一样的。所有的教育,你希望它呈现哪一面,你需要让他在呈现出这一面的时候感受到美好,感受到成就和快乐。

还有一章是关于终生的竞争力。我看到这里边说,要让孩子学会超越平庸的这种关键能力,怎么能够让孩子觉得他应该跟别人不一样,他应该做得更好?

黄静洁:我觉得能够和别人脱离平庸,第一,你自己得丰富,你得非常地丰富,丰富哪里来?

樊登:读书。

黄静洁:第一,读书、自信。第二,你理解不理解别人?你能不能跟他沟通?你能不能换位思考?当你善解人意的时候,人家就会认为,原来你比我还厉害。

我自己觉得所有这些东西,都是让我在一个大众的里边,既能够互相和你拉平,同时我又能坚持到底。其实是我能不能在痛苦当中或者在磨练当中,我能走到底,还能给你看到阳光,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樊登:《论语》上讲“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这里边就讲到,要利用社交扩大孩子的学习半径。其实孩子到了十四五岁以后,家长对于他的影响力已经没有小伙伴重要了。

黄静洁:在十二岁到十八岁年龄的时候,孩子要找到一个心理性格,他要找到一个同一感。

第一,我想要成为的人,和我现在能够成为的人,能不能合二为一?不能,你就会挫败。

第二,小伙伴怎么看待我?小伙伴看待我是一个无能的人,可是我想做一个有趣的人,这又不和谐了。所以很多东西其实是要在交友的里边慢慢地去摸索,这个半径一定要大,跟格局也有关系。

樊登:让孩子学会能够找到这些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信息量,友直、友凉、友多闻的这种朋友,这其实也跟学习有关。

黄静洁:绝对的,不要认为我在学的数学,我在学的语文就是那个分数,那个单词,其实真不是,单词能够用,你能用吗?你在什么时候用?

樊登:我记得爱因斯坦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找不到工作,然后就在报纸上登,说我善于教物理学,谁家愿意请我做物理学家教。

黄静洁:我记得这个。

樊登:登完了以后结果来了两个人,说我们也没钱,但是我们也喜欢物理学,他们三个人就组成了一个学会,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奥林匹亚学会,就是三个年轻人,这三个人成为了终身的好朋友。包括爱因斯坦后来去发现他的相对论的时候,这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让孩子能够学会社交,扩大他的社交半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黄静洁:而且爱因斯坦讲过一句话,我这书里也摘录了,他说其实创造力比知识更重要。你有三个小伙伴,你们就在创造了,你们这三个人不会说你的公式懂吗?我的公式没背好,他一定在创造,这公式怎么做?

樊登:互动。

黄静洁:互动,一定是。所以这个半径圈很重要,一个不会交友的孩子,读了再多,进入社会是孤独的。

樊登:我们樊登读书里边播放量最高的一本书叫《正面管教》,您这最后一章题目叫“反面管教”,这什么意思?

黄静洁:因为我们正面管教都是别人告诉你,你要用这些对的方式,不能对孩子好,但其实我们永远都没办法控制情绪,就是要对孩子好。所以其实我们真正的管教都是反面管教,不想让孩子快乐,是不是反面管教?

其实正面管教告诉你说,要用内驱力,要让他开心,但其实不是,我们用的都是反面管教。所以我最后一章讲的就是父母亲做错的事情,所以我说“反面管教”,我带了一个引号。

正面管教你们都听多了,可是你在家里放下《正面管教》的书,你做的所有的都是反面管教。孩子不听话,你就要压迫他听话,这是错误的。孩子犯错,你就要让他不犯错,也是错误的。

犯错和不犯错是个结果,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有效,有没有试错,有没有能够感受到结果?这些都是反面管教的一个提醒。所以反面管教我想讲的是提醒所有的人,所有做父母亲的人,不要为了正面去做了反面的事。

樊登:但这个的核心原动力在哪儿?我是读过那本书以后理解的,就是《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杀死你》。那本书就是说大量的人如果不控制自己的大脑的话,他的第一反应一定都是焦虑的。

黄静洁:不要做这个。

樊登:对,因为焦虑是我们原始人类从古至今活下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保护伞,所以这个东西无处安放,现在到了需要人机互动需要激发的时候,他依然在用原始社会的大脑在保护自己。所以你看孔子说得多好,叫“克己复礼为仁“,你要能够管好你的大脑,不要让你的大脑经常性回到一个原始人的状态。

黄静洁:所以我觉得学习的格局讲的不只是课堂里的学习。格局就是提醒我们要学课堂里没有教你的事情,而且恰恰要用课堂里不教你的事情去跟孩子沟通。

樊登:我在节目的最后用一下您说的康奈尔笔记法,试图做一下摘要。今天跟黄老师的谈话,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几点在这儿。

第一条,父母要能够学会让孩子自己去学习,而不是父母替孩子去做所有关于学习的决定。让孩子能够找到一个他想要的小的目标,而不是把目标就定在分数和名次上。因为分数和名次是很虚的东西,它只要环境一改变就不那么重要。

第二条要让孩子有时间的观念,从小要建立对时间的感知,用沙漏的方法等等,父母陪孩子写作业是陪他制定写作业的策略,而不是盯着他写作业。

黄静洁:你太厉害了。

樊登:第三个如果要提高孩子的理解力,要学会用康奈尔的笔记法让他记录下来。如果是一个理解力稍微低一点的孩子,我们需要让他记下来那些没有理解的部分,回到家以后自己也好,找家教也好,帮他去找到没有理解的点,必须要保证他们每个点都理解了,他才能够接着学下边的东西。

黄静洁:他才能搭上去。

樊登:而不是重复地不断地刷题。还有要提高孩子的社交的半径,让孩子能够有更多的帮助他的好朋友。

最后要小心父母的反面管教,不要让孩子把所有想要他达到的事都跟糟糕的情绪相结合,而应该让他和快乐的情绪相结合。

黄静洁:太好了。

樊登:这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我觉得这里边真的任何一点,只要有一个家长听到心里边去了,他都会改变。所以最后我再次诚挚的邀请黄老师给我们做一门大课,把学习的方法,家长和孩子互动的方式,我们可以用情景剧的方式展现出来。

黄静洁:太好了,可以做情景剧。

樊登:对,做成一个经典。

黄静洁:我自己也是很喜欢学习,做情景剧对我来讲这个又是一个新的学习,太好了。

樊登:用情景剧展示出来,对于家长来讲更有代入感。

黄静洁:可以。

樊登:然后他就能够很快地学会怎么去辅导这个孩子。

黄静洁:太好了,什么时候开始?

樊登:尽快,我们尽快落实,而且我们希望如果真的学了这门课程的家长,也能够像您说的一样去帮助一下邻居。就是那个道理你讲出来了才是你的。你多向外不断地输出,你才能够有更多的积累。

我最后有一个好奇的问题,我看书里边也好,您刚才跟我讲的也好,都是您跟孩子的互动特别多,谭盾先生在家里边家教方面他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作为一个父亲。

黄静洁:他是一根神针。

樊登:定海神针。

黄静洁:定海神针,他是非常好的一个支柱。第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的创造力。他的所有的看问题的方式角度是超常人的,所以对我们来说很有趣,我们的生活太有趣了。我们家没有看电视的,我们就看爸爸,爸爸太有趣了,整天回来要把世界都带给我们,这个事情、那个事情他可以讲很多很多,我们都好开心。

所以这个爸爸给我们带来快乐、平衡,也是一个盐和糖的关系,也是人暖的关系,也有高低的关系,所以我觉得爸爸和妈妈真的不一定说一定是一个白脸,一个红脸,一个是搞理工的,一个是搞文科的,所以我可以把孩子搞得很好。

你不是孩子的老师,我真的一直不想说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你可以说是第一任,是因为他先看到你,但是我觉得其实父母亲一定要想到你们带给孩子的是无形的东西,不是有形的东西,有形的东西都已经摆在那里了。

樊登:对,要让孩子建立这种生命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大家,谢谢。

爱我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