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人生是用来改变的》听读书笔记(453/FD326)

爱我羊 2022年5月9日05:04:40
评论
275

《薇娅:人生是用来改变的》听读书笔记(453/FD326)

【荐语】

薇娅也出书了?

看完后只想道一声佩服:她做事稳、抓机遇准、对自己狠。更难得的是,她仍保留着一份愿意袒露心声的真挚。

可以把它当成一本商业书来看,也可以当作一本人物传记、一个励志故事,甚至是一份育儿宝典。在薇娅真实、坦荡的讲述中,你也可以进一步拓展自己的人生可能性。

【你将获得】

• 看薇娅如何逆转人生、获得成功

• 学会快速纠错,突破职业困境

• 获得不给人生设限的勇气

【作者简介】

☉ 薇娅 viya

本名黄薇,全国青联委员,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脱贫攻坚奉献奖获得者,淘宝超人气主播,全球好物推荐官。

【精彩选段】

1.有用究竟代表什么?我当时并没有很准确的理解,只是觉得有用代表着不能娇气,要把眼前的事做好。P.07

2.我不怕吃苦,我怕无望的等待,更怕命运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P.47

3.比做对事更重要的是:磨炼自己,让自己成为做对事的人。P.65

4.女孩儿不止一种,女人也不止一种,而当每个女孩儿变成女人,她变得柔软的同时,也不失强韧的底色。P.241

【思维导图】

《薇娅:人生是用来改变的》听读书笔记(453/FD326)

【对谈实录】

樊登:各位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作者光临》。我们先说录制的时间吧,这会儿是北京时间一点零三分。什么样的人会在半夜一点钟开始工作呢?我们欢迎淘宝女主播薇娅。

薇娅:其实不是一点钟开始工作啦,就是刚下班,刚结束直播,然后会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樊登:你每天的时间安排都是这样的吗?

薇娅:大部分时间。平时这个点可能是在选品。

樊登:那一般到几点才睡呢?

薇娅:“早点”回家嘛,吃早点的时候回家。别人是吃完早点上班,我们就回家睡觉。如果白天没有工作的话,下午四五点钟再起床。其实作息还挺规律的。

樊登:跟一般人完全不一样的规律,反过来了。

薇娅:对,黑白颠倒了,但是其实作息还是蛮规律的。

樊登:我知道我们的受众当中,也有很多是“薇娅的女人”。而且因为有疫情的关系,更多的人学会了用直播的方式购物。你现在是中国新经济的一个指标,你知道吗?

薇娅:不敢当。

樊登:那天我跟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聊,他写了经济学的一些新书,去分析各种社会新现象。他说他下一次要写一本书,首先要分析的就是直播电商的问题,为什么一个人的销量能够超过过去很多个百货商场的总和。你算没算过你顶几个百货商场?

薇娅:我从来不看数据什么的,我很怕看那些东西。因为从2016年开始直播,到2018年,天天就看到各种数据,很怕别人会觉得“直播就是数据”,然后第一反应就是“直播就是她一夜能卖多少钱”,但忽略了很多背后的东西。所以我一般不太想提数据。

樊登:同时你也是白手起家创业的一个楷模,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你是怎么起来的,所以这里有一本书,薇娅的新书,叫作《薇娅:人生是用来改变的》。书名是你起的吗?

薇娅:其实不是我起的,是团队觉得应该用这个名字。如果我写的话,可能什么都不写。

樊登:什么都不写?你就不写这书了?

薇娅:不写书名。我说书能不能不写名字?他说不行。我说就没有一本书不写名字的吗?他说那你写什么,写薇娅吗?我说不写薇娅,写空白。为什么写空白?因为我觉得,每个人是没办法去定义的。

如果真的要写的话,《人生是用来改变的》是OK的。因为我的人生一直在改变,光搬家就搬了18次。我们前两天有一次说,薇娅你到底搬了多少次家。我跟海锋两个人就坐在那里算,真的就18次。

樊登:是指从小时候到现在,还是从到北京以后?

薇娅:到北京以后。

樊登:居无定所呀。

薇娅:现在就感觉在哪里都一样,有时候会忘记我在哪个城市。

樊登:薇娅这个书,我是花了一天多的时间读完的。然后我身边的朋友,尤其女性朋友读了以后,基本上都哭了。就是没想到,薇娅的出身还蛮苦的,小时候父母就不在身边。

薇娅:本来我觉得,这本书写出来应该要讲一些开心的事情,或者说跟电商有关的干货。我也没想到……因为当时出版社说,薇娅,你讲一下你自己吧。

然后我就有很多东西,考虑后觉得还是要讲。有几个点,可能20来岁的时候你让我讲,我不会讲,慢慢到30多岁以后,孩子也越来越大……我女儿现在8岁,然后我人生中最大的改变是在7岁。

樊登:你7岁的时候。

薇娅:对,最大的改变就是父母离婚的那段时间。我觉得我可能希望通过这本书,讲一些关于原生家庭,包括单亲家庭的孩子的心理发展的过程。

樊登:父母离婚对你的影响有多大呢?

薇娅:小的时候,我总怕我是多余的。其实现在很多孩子应该也有这样的感觉,但他不太确定。其实小时候我很懵懂,我会觉得不敢说话,不敢表达我自己。我书中讲到,我有双鞋穿着小了,我不敢说我穿着小了,就夹着脚。我觉得我穿着小是因为我的问题。其实很多孩子是这样的,他很怕爸妈会觉得他不够好。

樊登:有的孩子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回家不敢跟爸妈说,也是这个心理。他觉得被别人欺负了是怪自己。

薇娅:所以我觉得,很多父母离异的孩子,可能你表面看他们是很开朗的。我记得我当时在学校里面永远都是低着头,没有安全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一个人去打过点滴,一个人去过医院,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爸妈陪着,然后那一刹那,我觉得我不能哭,我就不该哭。

樊登:那你爸妈是两个人都去外地做生意了?

薇娅:其实我是跟我妈住在一起的。但是怎么讲呢,我觉得我爸妈肯定有他们的难处,我妈生我的时候才21岁。

樊登:很年轻。

薇娅:很年轻。然后我爸去了北京,我妈是在老家,但我一直是我外婆给带大的。
外婆是个性格非常刚烈的人。她自己本身很苦,有10个孩子,但是好几个饿死了,只剩下4个。而且她是一个人带的,我外公在我妈妈6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外婆就一个人做生意,半夜卖水果,就一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表现得很强势,要跟别人争,很怕自己的孩子受欺负。

那时候我印象很深刻,我妈跟别人有争议的时候,我外婆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然后拍桌子,说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女儿?她到六七十岁还在家翻墙。家里钥匙没带,没事,我自己翻墙翻过去。

樊登:所以我看你书里面写的,虽然她骂你或者打你,但是你跟她感情很深。

薇娅:很深,从小到大就一直跟她睡在一起。

樊登:她带你带到多大?

薇娅:一直到她去世。

樊登:那你为什么没有一直上学,后来很早就做生意了呢?

薇娅:第一个是因为,我外婆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觉得没有依靠了,就在考虑我该怎么办。然后第二就是,我一直想要做一点事情,一直觉得我可以做出什么事情来。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外婆去世,我一下子觉得没有安全感了。

樊登:妈妈不能给你带来安全感?

薇娅:我外婆在的时候,我觉得没有。其实我妈有一点跟我很像,她不太会表达。但我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妈就跟我很亲,她起码会来关心你、安慰你。我小时候的记忆是我妈好像不怎么管我。

樊登:因为她也是很年轻,她也是个孩子,可能还需要自己的生活什么的。

薇娅:我记得我妈那时候说这么一句话,“你看我,我青春没了。”她现在有时候开玩笑,会说“你看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其实我妈有很多遗憾。

樊登:就是意思是你让我的青春没了?

薇娅:可能生气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

樊登:那你在学校里是个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吗?

薇娅:我自己觉得还不错,老师还是很喜欢我的。我是这样的一个人:从小感觉自己不太会表达,但是一直在尝试,参加演讲比赛能拿到冠军的那种。

樊登:然后你自己做出决定不往上读了?

薇娅:对,我说我要去北京。

樊登:那你需要跟其他人商量吗?跟你妈或者是跟你爸爸商量。

薇娅:我爸那时候在北京,我从小感觉自己是放养式的。我家里人都会觉得,你的路你自己决定。我妈说你想好了,只要不做犯法的事情,随便,我不干涉你。

我妈也是给我一个很大的改变。我妈觉得她的人生是由我外婆决定的,包括她跟我爸结婚、她的工作,处处都是我外婆很厉害,说你必须得怎么样,你得找什么样的家庭,你得跟谁结婚。然后我妈就觉得那你以后一辈子的事情,你自己来决定。

樊登:她跟你外婆反着来。

薇娅:对,完全不一样。我外婆管我管得特别严,我妈就那种,你只要不犯法,你想做什么你就去做,包括我后面做生意。

樊登:你到北京来的时候,还没想过要卖服装吧,那时候?

薇娅:就想的是要卖服装,因为我爸在北京就是做服装生意的。

樊登:在动物园?(本文提到的“动物园”皆指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也可简称“动批”。)

薇娅:在前门。

樊登:那你怎么到动物园去了呢?

薇娅:想去年轻女孩子比较多的地方,那就是动物园。家里亲戚也在那边做生意,然后我就想,那就去吧,磨练一下。然后我爸的意思是,你要去就去动物园,你就磨练。我爸说,你去那边,你待不了多少时间就回来了。

樊登:为什么呢?

薇娅:因为当时家里也有人去那边,觉得太苦了。

樊登:这个我们不太懂,为什么动物园比前门苦?

薇娅:就是女孩子穿版,像模特一样。它是需要早上六点钟到那里,化好妆。

樊登:还很敬业,要化妆。

薇娅:一定要化妆,而且不能迟到。中午十一点多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你要语速很快,动作很快,很麻利。你还要不停地会给人搭配。那个时候的动批是露天的,而且季节是反着的,你知道吗,冬天你在卖夏天的衣服,夏天你在卖冬天的衣服。就现在这个季节,卖的是春装,在露天的情况下,在北京的零下七八度的情况下,你得穿一件薄薄的衬衫,或者是一件蕾丝衫。

樊登:那为什么不卖当季的衣服呢?

薇娅:因为批发是要提前一个季度。卖当季的话,过完年回来我就全压货了,我一定是卖春天的。

那时候很多人就会生病。我一个表姐,上一个礼拜班生了三次病,回家躺两天再去上,然后又生病。

六点钟上班,要准时到,但北京早上又堵车,尤其是动物园门口,门口全都是那种拉货的车,特别热闹,但是非常嘈杂。你得三点多就起床,要化妆,要赶上小公共——因为没有公共汽车,只有小巴,把你们带到那个地方。

樊登:我看你书里写你住在香山。

薇娅:那个也是因为我爸不放心我一个人,他觉得毕竟是个女孩子嘛,就让我住在我三伯家。我三伯就在动批做服装生意,但他做的是男装。

樊登:那你早上可以跟他一块儿走。

薇娅:我没有跟他一块儿走,因为他们时间不一样。他做男装,男装的市场会比我那边晚一点。

樊登:哇,你们这行太多门道了,外行完全搞不明白,时间还不一样。你要一个人半夜三点钟出门,然后坐一个小巴车,专门拉去动批的。我天,这是另外一个世界。那是夏天更难过,还是冬天更难过?

薇娅:冬天。因为还有一个,你得站着,站一天,你不能坐。

樊登:所有的地方都摆了货?

薇娅:是因为你是穿版的,你就是模特。

樊登:差不多把你当塑料人对待。

薇娅:现在讲的词就是工具人。

樊登:我天哪,然后就是你得在那里不停地换衣服,然后你还要去站在那里,你不能坐。

薇娅:因为你坐的话就代表你偷懒了,不敬业了。

樊登:我觉得你讲得比这书里还残酷,书上没写这么惨。

薇娅:而且你知道吗,它那个店门口很小、很窄,里面会有很多人。然后你得站在那地方,每天都人挤来挤去的。

樊登:那你是给谁服务呢?

薇娅:我当时就给一家店服务过,那个对我影响也很大。她跟老公离婚了,从东北到北京去创业。她是一个很敬业的人,每天就钻在工作里面,在工厂里面跑啊、选品啊。我就一直帮她在做。

但是做了半年,我妈就去北京了。我妈主要是不放心我,她就去北京开服装店了。然后我上午帮别人上班,下午就回到我妈店里帮我妈。

樊登:那做穿版模特能赚多少钱呢?

薇娅:我印象中第一个月的工资是1800元,2002年的时候。

樊登:就半天班,1800元。满意吗?

薇娅:觉得还可以,当时其实在那个地方,工资是算高的。

樊登:跟你的销售量也没关系?

薇娅:没关系。你穿衣服好看,你工资就高一点。

樊登:那你不会生病吗?别人都会病那么多次。

薇娅:开始是晕车,因为每天坐车会吐,有时候人多还得站着。到后来慢慢就不晕车了。我最艰难的应该是2002跟2003年,尤其是我妈到了北京之后的日子,因为我妈一个人。然后我又怕我妈会吃苦,我总觉得我妈比我柔弱。她进货是在木樨园,在大红门那边,都是我去,提个袋子,然后自己背回来。

樊登:那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干的呢?

薇娅:其实在当导购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半一半,等于在自己干了。但同时还在帮那位姐姐,她也不想让我快速走,直到后来认识了海锋。

樊登:你是在那段时间认识他的。

薇娅:2003年的时候。动物园旁边就是首体嘛,他在那边演出。然后首体旁边有个环形的溜冰场。恰巧那天店员说,今天下班早,我们都没有娱乐方式,去逛逛吧。就那天去过那一次,就认识了。

他当时看上去很小,戴了个红领巾——其实不是红领巾,是围脖。我当时以为是红领巾。他就过来要电话,我还心想,这么小的孩子都出来了(笑)。我就很快速地报电话号码,139多少多少。然后心里就忘了这个事情了,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始联系。

樊登:现在业界把你们都叫“神雕侠侣”,就是特别好的搭档。他在商业上给你的帮助,是不是还挺大的?

薇娅:其实他对我来讲应该是让我很有安全感。但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子,也是个过程。

我俩刚认识的时候,我妈不太同意,我妈觉得你怎么认识了一个跳舞的。她觉得不务正业,你就应该找一个做生意的,你家里都是做生意的,你应该去找做生意的。但我妈也不会太干涉你。然后海锋见到我妈以后,他觉得那我可以做生意。然后在2003年“非典”那时候,我们就开了第一家店。

樊登:从你这经历里面,就能看出一个规律,我一直在讲这个规律:父母对孩子不要干涉太多。因为父母的想象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孩子的生命力是无穷的,但是父母总希望用自己有限的想象力来控制孩子的人生。这是很大的问题。

薇娅:然后我印象很深刻,我不想让我妈觉得我跟他在外面过得很苦;他又想证明自己跟我在一块儿他能做生意;然后我妈又觉得,反正我给你的建议就是,他如果不踏实,你不能跟他在一起,其他你自己看。三方都是有三方的立场。

我们俩每天很省钱,就为了开第一家店,不想靠父母。然后两个人就攒了6000块钱,开了这家店,在动批对面叫“天皓成”的地方。

因为“非典”刚过,那时候没有人敢去开店,恰巧那个时候的店租是一个月一个月地交,然后还在不错的位置,才2000多一个月,很便宜。

樊登:你看,所以我们经常讲,黑天鹅事件是很多人的机会。如果没有黑天鹅事件,那个店你可能都租不起。

薇娅:租不起,它以前应该是4000多一个月,而且还要交三个月,押一段时间,可能就需要跟爸妈开口了。但为了去证明自己,我就不想跟爸妈开口。那段时间就一直比较顺。

樊登:那中间为什么唱歌去了呢?

薇娅:唱歌真的是一个机缘巧合。很小的时候我是学跳舞的,我爸妈还没离婚那会儿,4岁开始,就很爱唱唱跳跳。然后有一次认识了安徽台主持人,他有一天说,我这边有一个节目缺一个女孩,你来吧,你就当帮个忙,我觉得你很适合。我说,那就去呗。当时没有想到我能干吗,我都不知道他那个节目是干吗的。就说去唱歌比赛,你就去吧。它是淘汰制的,按现在的说法就是车轮战,每个礼拜播一次,比了半年。我就得了冠军。

樊登:然后海锋就希望你跟他一块儿走演艺道路了。

薇娅:没有。海锋是一直觉得,你有你的梦想,我支持你。

樊登:那他怎么成了你经纪人了呢?

薇娅:那是因为后来慢慢我签唱片公司,他觉得那我要跟你同步。你在做唱片,我在做别的,你会觉得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他觉得他要改变。

樊登:这命运太有意思了,本来他是文艺工作者,结果他来开店,你跑去唱歌了,你俩交换了。但是演艺之路好像不太顺?

薇娅:是的。你会发现有些东西跟你想的不太一样。比如你每天的内容是被别人安排好的,你该讲什么话,不该讲什么话,你要见什么人。

樊登:还没红就已经要求这么严格了。

薇娅:当时是完全不知道我要什么,就觉得唱片公司是不是就应该这样?我是签了一个比较大的唱片公司,后来发现跟想的完全不一样。我还当了一段时间企宣,打杂,什么都干。你说发邮件,我去发;电台宣传,我去。那时候主要宣传渠道是电台、电视嘛,2005、2006年的时候。

樊登:我讲过一本书叫《混乱》,它就说,一个人成长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就是无论命运把你抛到任何一个点上,你就地展开做力所能及的事。你就是这样,做企宣你也要做,唱歌你也要唱。

薇娅:开始我也会有疑问,我是签唱片公司,为什么让我做这些事情?后来觉得,那可能是让我去了解这个行业。我每天也是坐很长时间的地铁,到公司上一天班,然后回来。就真的是很规律地上班。

樊登:但是大家知道,演艺之路确实很多人是走不通的,最后又转回来开始做生意。

薇娅:对。

樊登:我觉得书里面最逗的那段,是你们突然膨胀了,跑去开了个厂。那时候店面生意还不错是吧?

薇娅:就是有很多尝试。发现衣服得自产自销,那我是不是得有个工厂?我们行内有一句玩笑话:你要害谁,你让他去开工厂。因为太难管理了。

樊登:逗在哪儿呢?那块给我逗笑了。他们请人家员工吃火锅,说大家都辛苦了。结果吃个火锅全辞职了。然后说这是什么逻辑呢?为什么请员工吃火锅都辞职了呢?原来员工们说老板肯定是挣了很多钱,才请我们吃火锅,却不给我们涨工资。那全辞职。为什么思维方式这么不一样呢?

薇娅:那时候不太懂管理,也不太懂怎么样去跟人交流。平时可能工作太严厉了,你每天要看着他,突然间说今天都别工作了,我们去吃东西,他们可能就背后讨论说她是不是赚了很多钱。那么你不给我涨工资我就不干了。

樊登:没建立起来感情是吧?

薇娅:应该是。确实很也难管理,你自己精力有限,而且你还没有那个实力和足够的经验去管理一个工厂。你会发现你自己还是个孩子,你就不能去做这个事情。

樊登:薇娅的故事里,前期的这些起起伏伏是特别有价值的地方。好多人都以为你是横空出世,突然出来一个大主播,挣那么多钱。实际上前边也有摸爬滚打,走过这么多弯路。

薇娅:在唱片公司也好,开厂也好,我自己来形容就是:看到希望,描绘了一个很好的画面,突然间发现不是这样的;然后就又抱有另一个希望,又有了一个美好的画面,发现又不是。就一直这样波浪形地给自己的心理做建设,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樊登:那最后怎么决定去西安呢?

薇娅:去西安是2008年,那时候北京奥运会,对动物园来讲物流一下就堵死了,发货很难。第二是,我一个嫂子从北京去了西安,她说西安的市场还不错,你们来看看。但西安是完全陌生的一个城市,没有任何亲戚朋友。海锋就去看了一次,看了交广(西安康复路交易广场,是西安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在朝阳门那边,还有小寨(西安核心商圈),觉得很好。说要不去吧,然后说去就去吧,就去了。

樊登:你们好像在那儿开了一个很潮流的店,我看那个店面还挺大的,然后装修得也很好。

薇娅:就是把北京的模式带到了西安,因为在北京开了零售店,也开了批发嘛。去了西安以后发现,门面很重要。在北京的经验告诉我,你有再好的货,你也需要有一个很好的流量。我们就选了一个最贵的店,它流量好。

樊登:那店叫什么名字?

薇娅:叫V-MIX。

樊登:那时候就用V了。

薇娅:V是我的名字,MIX就是混搭、混合的意思。我们的风格是比较混搭的。

樊登:生意还不错吧。

薇娅:生意还是挺不错的。我们店应该是那块唯一不讲价的店铺,批发市场一般都要讲价。但是我当时的概念在北京已经形成了,我觉得衣服的价格就要合理,既要保证我们有适当的利润空间,你买了也不会吃亏。

樊登:你知道我以前不爱逛这种批发市场的原因是什么?就因为磨磨唧唧的,他们老嘲笑我!他说这T恤多少钱,80块。我说30。他说30你给我送,30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就嘲笑我。这搞得我很生气。我一走呢,他又说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感觉让你特别纠结。

薇娅:其实那时候整体的市场氛围是这样的,但是我的性格就希望能够直接一点。我很不喜欢那种“怕你忽悠我”的感觉。我跟海锋都是这样子的,我们一直的模式都是定个合理的价格,你可以放心去跟别人比较。

樊登:那按我们的构思呢,你就应该把这店开大,然后连锁,十几家,在西安就是总部了呀。怎么又跑广州去了呢?

薇娅:去广州是因为开网店。2007、2008年的时候,我发现我每天晚上习惯性就会打开手机去买东西。

樊登:你是第一批网购的用户。

薇娅:对,我是用户。然后还有一个动作对我刺激很大,有个女孩来店里试了很多衣服,没有买。她试完之后就打开手机,在淘宝搜同款。

樊登:当着你的面,搜淘宝同款,我的天。

薇娅:然后我当时就跟海锋说:海锋,我觉得应该以后大家都会网购。因为我当时已经习惯性地什么东西都去网上买。

樊登:第一我是觉得市场太残酷,第二我是真的觉得你太敏感,我觉得是你外婆的血液流在你体内。对于生意的敏感度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一般人会留恋自己过去的东西,不会轻易放弃的。

薇娅:这个跟海锋有关系。当时我们身边很多人已经开始接触网店了,看到网上某个店铺的衣服卖得很好,觉得我也有这个衣服,也有工厂,那我也可以卖得很好,但失败了就回来了。但海锋说,你要干,我们就往这里走,别想后路。你干不干?我说干。就去了广州。

樊登:一开始在广州好像没有那么顺利。

薇娅:一塌糊涂。可以讲在广州那几年是我这么多年做生意以来最失败的。把前面赚的所有钱全部搭进去了,本来我还有点得意洋洋,觉得总算有点成果。

樊登:为什么会这样呢?

薇娅:你不了解一个陌生的行业。你以为你是这个行业的人,但发现完全不一样。线下那种模式拿到网上来,没有人认你。在线下我学会了品质要好,款式要好看。到了网上以后,照片拍得再好看,没有人看哪!谁知道你的店?

樊登:流量。

薇娅:就是流量。在线下,我租了一个好的门面,最起码有人经过。但在网上,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家凭什么搜到你的店铺。其实后来也有一点改变了,但又有更大的一个难处,就是“双十一”。

樊登:“双十一”不是机会吗?

薇娅:机会来了你承载不了那么大流量。其实店铺到后来已经比较平稳了,也是一个有格调、小而美的店铺,但能力不足以去承载那个流量。

一开始团队就二三十人,开始开网店就鼓了很大的勇气,搭建了一个三十人的团队,就觉得你要标准起来,得有个像模像样的公司。你每天都得坚持,有客服、售后。

突然有一天有流量了。这个流量是突如其来的,我们某一款照片进入了“双十一”的主会场。我没有花任何的广告费,就是因为那个照片的点击率高,就选到了主会场。对我来讲是一个大的机会,但没有承载住。你发现你的赶货、质量跟不上,你的客服跟不上,就一塌糊涂。所有人都在找你,你的客服回不过来。

樊登:三十个人根本不够。

薇娅:三十个人里面客服就十个人。然后还有发货,你不懂规则,不懂“双十一”到底怎么玩。一款衣服卖了两三万件,要在十几二十几天内做出来,而且是外套。就现在来看,花十几天时间来做两万件,我都不一定能做出来,都有点害怕。在那个时候我就说,做。因为我觉得那这么多人买,好不容易都买,先卖了再说。

樊登:先把钱收了。

薇娅:钱还收不到,钱在淘宝。但就觉得我的春天来了,我坚持这么多,我就看到希望了。然后我就跟海锋说,怎么办,现在有很多人要买,但是现货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他问了工厂,工厂说我们尽量做出来。好了,卖完之后做不出来。到那时候工厂才说我们实在没办法,你这个面料也没到啊。

樊登:那怎么办?

薇娅:赔钱。

樊登:还要赔?退不就行了,还要赔吗?

薇娅:规则是你如果没有按时间发完,要赔30%,赔了好多钱。我就一下子觉得,我是不是不太适合做网店呀?每天都会怀疑自己。

樊登:我们对每一个行业都得有敬畏心,看起来运转得挺简单的一个小店,也很不容易。

薇娅:那时候我跟海锋也会争吵。知道失败的原因之后,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海锋每天讲一句话:面包会有的。后来我再问他,他当时其实也很慌,但他说我不能在你面前表现得很慌。

樊登:会破产吗那时候,所有的钱都赔光了吗?

薇娅:临近了,到过年身上有十几万,然后还给了运营十万块。海锋说,我俩再赔,你不能让他们跟着你赔,因为他是你的员工。而且你说你赔,他们不一定信。面包会有的,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樊登:那拍电影拍到这儿,就是到谷底了。怎么转折呢?

薇娅: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的就是年轻,敢拼、输得起。每天告诉自己再试试看,不行再说。

到了2015年底,慢慢就会发现,你流量再大没有用,你要量力而行。就算给你那么大流量,但你只能做3000件,就踏踏实实3000件,卖完就下架,不要上了。而且还有一个,产品品质才是根本。赶货出来的东西质量不行,别人收到他也不会收下来。

樊登:那你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直播了呢?

薇娅:2016年。2015年底到2016年,网店进入正轨,稳步发展了,差不多排第500名吧。我说我终于成了全网TOP500了,很有成就感。

那个时候白天还给别人当模特。因为自己店铺的照片点击率很高,就会有人以为我是模特,他们就会联系到我说,我是商家,你愿意帮我去拍吗?然后正好当时我们公司有个摄影师,我把他从北京邀请过来给我拍照,想让他赚点外快。没模特怎么办呢?那我来拍吧。但我自己有个服装店,会打架呀,那就拍鞋吧。所以那时候我就成了一个专业拍鞋的模特。

樊登:鞋你又不用露脸。

薇娅:要全身的,要露脸。那时候我比较经典的图片就是拿着两只鞋的照片。然后就成了一个大家看我会比较脸熟的淘女郎。大家都会觉得薇娅就是淘女郎,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店铺的老板娘。

然后淘宝小二就通过淘女郎找到我说,要不要直播?他会从第一批的淘宝模特里面选,当时很多模特都拒绝了。因为她觉得没有工资,什么收入都没有,还很累,不如我当模特。

樊登: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右上角大迁移”,就是当你在右上角这个地方待得特别舒服的时候,左下角的创新找你,你是不会理它的。我发现你的特点就是,就算在右上角,你也会寻找左下角的机会。

薇娅:我很怕。我到现在都觉得,我很怕丧失任何一个给我的机会。哪怕试了一下,不行, 那就不行了呗。

我女儿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她学校有个比赛,我看她老师发在群里的名单没有她的名字,我就问她,你们学校有一个比赛,是一个语言类的,你怎么不去?她就长长地“嗯”了一下。我说你是怕输吗?她说你不怕输吗?我说我不怕输。她说那我输了会不会很丢脸?我说你如果说你去了,输了你就当玩玩呀;但如果你没去,你就永远丧失了这个机会。

樊登:就是,你去了能损失什么呢?

薇娅:对,昨晚就正好跟我女儿聊到这点。我觉得任何机会都要去尝试,哪怕输了,哪怕别人笑话你。笑话就笑话呗,在失败那几年,我被身边太多人笑话了。

樊登:我觉得你一直有一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感觉,就是没什么好失去的。我就做淘女郎,我就做第一批的主播。你现在这个主播台,我觉得已经很奢华了,每次里面都几百万人这么看。最开始的时候,这淘宝的主播是什么样?

薇娅:第一天直播5600万。不,5600人。

樊登:那不少了呀。

薇娅:但不是实时在线,是累计的观看量。你现在看到这边有几千万也是累计的,你点两次就算两次。

那时候是这样的,我一直以来就是工作狂,然后我老公就说,薇娅你真的是工作狂,你休息休息吧。我从来没有带家人出去旅游过,就那段时间定好了日子,带我女儿、我妈,还有我老公,一起去惠州那儿一个度假村。就在出发前不到一个礼拜的时候,淘宝小二打电话说:淘女郎,你们愿意直播的人,必须那几天每天直播,连续播一个礼拜,如果你不每天直播就别播了。

樊登:哎哟,这么残酷!

薇娅:因为那时候,他们可能是官方有个直播间,希望有主播来播。但那时候很多主播不愿意,那些小二都求着别人来,你来播吧,来播吧。然后我就是那种,你让我播,我就播好了。第一天直播就是在度假那一天,拿个手机架在那里,播了一个多小时。

那时候直播是不能买东西的,它是一个种草的平台,你可以把你的购物车加进来,给别人分享,可以看,但不能买。然后我就可以跟她们分享我的口红之类的。

樊登:然后就坚持了每天播,有收入吗?

薇娅:没有收入。开始是淘宝的一个尝试,他们说以后有可能……哦,我知道了,那时候是可以挂我自己的店铺。当时我的想法是,这等于是给免费的流量,虽然说当时可能也没什么流量。我觉得就可以去试一下,不怕吃亏。

樊登:我看这书里面写到旅游就惠州这一次。你从那时候到现在,再没带家里人出去旅游过吗?

薇娅:没有。

樊登:很多人跟我发出同样的感慨:说挣这么多钱干吗呢?说到钱这个话题了,大家都觉得做主播能赚很多钱,你对钱怎么看呢?

薇娅:我现在说可能没有人会特别相信。我觉得要赚钱,但是我真的——跟海锋两个人——是享受这个过程。我们觉得钱一定要靠自己赚到,让自己过得舒适,但是不一定要说一定要多成什么样。海锋现在身上穿的衣服是我买的,我给他买个稍微好一点、体面的衣服,在去年,2020年,给他买个裤子,150块,他说这么贵啊?因为他自己以前做过,他说这裤子七八十块钱就能买到,没必要买那个。

他的消费观一直都是差不多就行了。我俩也不怎么旅游,也不怎么逛街,每天就聊的都是工作。可能两个人的价值观就觉得,让自己舒服点,让家里人舒服点。

樊登: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都已经这么成功的人了,只去过一个地儿旅游。

薇娅:我去过很多地方,别人都以为你去旅游,其实是去工作。像去韩国,就今天上午去,晚上直播,第二天回来,连韩国路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最多也就晚上去门口吃个宵夜。但对我来讲,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也不爱旅游。

樊登:你喜欢做这个,也喜欢挣钱的感觉。

薇娅:就觉得做一件事情能成功。哪怕不成功,也觉得自己有很多办法可以去实现。就像你去闯一个迷宫,你就想看看能不能闯过去。你不好奇迷宫的终点是什么吗?

樊登:做了淘宝女主播以后,起来得还是很快的。应该是很快就看到效果了?

薇娅:其实我自己感觉还是一个平稳的过程,直到2019年才会有一个大的改变。之前只有业内人知道直播是干吗的,那时候你问,薇娅谁呀,都不知道。

樊登:我们大概也是2019、2020年开始熟悉你。后来也做了很多公益的事,我看你到农田里,穿着齐腰深的那种裤子。而且为这事还受过很多委屈,很多人骂你。我不太理解,为什么做好事还会有人骂你?

薇娅:到现在我也还能看到很多这样的评论。第一,大家不了解你的工作。他觉得你是个网红,网红能干吗?是不是就是骗骗人?穿着漂亮的衣服,在高档的酒店里面。那个时候大家对网红的印象是不好的。然后你说你做公益,他第一反应是你在作秀。我现在能理解了,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我听到一个陌生的行业讲公益,也可能会觉得你是不是打公益的幌子来作秀。

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会觉得你做公益你捐呀,你干吗让我买呀。为什么后来会坚持做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用直播带货来做公益,是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一开始我问海锋,你觉得这事好吗,有意义吗?他说,有意义,但是很多人不理解。那怎么样让他理解?后来发现还是跟商品有关。

最开始助农的时候,商品没有标准化。比如说我卖一个葡萄,在直播间说这葡萄多甜多甜,但他们拿到以后发现,葡萄又小,吃起来也不甜。他会觉得你卖的就是垃圾,你就是骗人。

但是农产品它很多没有标准化,他并不想把不好的发给你,而是他也不太知道怎么样去把葡萄包装得很好,发到你手里面没坏。它其实是有一个让农产品变成商品的过程,怎么样标准化,怎么样知道电商直播,怎么样让每个果径大小是一样的。我要做的,是怎么样通过我的个人经验,告诉他直播是什么,网店是干吗的,怎么开,你要注意哪些事情。

樊登:实际上你是在带动整个农村经济的转型,帮助一些人。

薇娅:说带动不敢当。就想通过自己的经验来把这个事情做成,哪怕能有几个案例出来,来影响别人。

樊登:当时看到那些让你委屈的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哭了吗?

薇娅:差一点。我第一次在我的直播间看到满屏幕都是骂我的。

樊登:连你的女人们都会这样?

薇娅:她觉得这东西贵。第一场直播的时候,说你为了赚钱疯了吧。当时我们去了一个地方卖杨梅,它的杨梅确实比市场价高,当时我们没有砍价,觉得是助农,就不砍价了。然后我自己买来送给大家,你们再买一点。

后来他们说“这么贵”!他们不理解你是助农,觉得你是赚钱,说你想赚钱想疯了吧。我当时心里就很委屈,委屈之后我就反思,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觉得,这场直播一定有问题。

后来发现它就是贵了。如果说你看个直播,杨梅是又便宜又好的,还助农,是不是你的事情就成了。

樊登:所以做事真是不容易,就得做到都好才行。

薇娅:我当时下来之后第一句话是说,算了,以后不卖了,吃力不讨好。后来我冷静下来想,我去问海锋,你说这是不是好事。海锋说,是好事,既然是好事那你就继续,你就想办法,你就不要把它当农产品。

中间也遇到过很多不理解。比如说有些地方的农户,他觉得薇娅你不是助农吗?那你为什么不选我产品,是不是因为我没给你钱?就会有类似这样的事情。但是后来也能理解,就慢慢适应了别人对你的评价。

樊登:所以一个人能够做多大事,他就能够吃多大委屈,这是成正比的。

薇娅:这几年我最大的改变,就是心态的改变,我不太在意别人的评价了,因为每个人角度不一样。

樊登:但其实也能够看到社会对你的承认,“三八红旗手”“抗疫的先进个人”等等。

薇娅:我有一次过生日哭了,2019年过生日。那天正好给我排了一个助农直播,但是我也没有说,我以为别人都忘记我过生日了,就去了云南。结果那天后面啪一个大屏幕出来,给我祝福生日的都是贫困县的县长,还有孩子。每一个人都有一段“祝薇娅阿姨生日快乐”“薇娅18岁生日快乐”。还有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助农的扶贫干部就在他们当地的服务中心,搞了一个大的广告板放那里,写着“薇娅生日快乐”。

就那一刹那,就啪的,所有的一切,对你的不理解,都值了。

樊登:因为你时间快到了,半夜还要赶飞机。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这样干还要干多久?有没有想过“上岸”的那天?

薇娅:其实我是享受这个过程。说实话,就当你全心地投入到一个工作里面,你享受这个过程,不会去想“上岸”。比如说樊老师你爱看书,你爱讲书,你有想过哪天我不讲书了吗?

樊登:就是讲不动了呗。

薇娅:那我也是一样的。我觉得直播这个行业,是你一定要爱它,你才能钻进来。所以很多人跟我说我很奇怪,怎么每天精力那么旺盛。就当你每天做一个你喜欢的事情,每天又有成就感的时候,你的精力是无限的。

樊登:那像我,你刚才说的那些,我就很想用《论语》里的话来讲,这是我的习惯。比如孔子讲:“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看到别人做什么事,别瞎猜,瞎猜就容易让别人委屈。确实,我们这个社会就需要这种批判性思维。

现在你是很多人的偶像,他们希望成为你这样子。那么,你来给这些年轻人一些建议,在他们创业之初,或者最艰难的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应该守住哪些原则?

薇娅:对我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会改变。以前有句话说要坚持,但坚持不是说我在这条路上一定要做到死,而是你要学会变通,要知道你适合干吗,要跳出自己来看自己。就人家经常讲一句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感情也好,创业也好,可能旁边人看你是透透的,但你自己就在里面钻不出来。

我觉得有时候可能就要静下来,跳出自己看自己:如果你不是你,这个事情你来看,你想要什么?不怕改变,然后在改变的过程中,再坚持你想要做的事情。

还有就是不抱怨。我觉得抱怨会影响你的心情,如果你身边所有人都是很积极向上的,你的团队也好,你的老公也好,你的爱人也好——你是会往上走的。但如果每个人都很抱怨,你会觉得很累。你一旦对工作产生抱怨了,你就要想你适不适合这个工作。在最困难的时候,你要想它有可能是给你以后建高楼打地基。

樊登:你这种不断自我观察、自我反思的精神,是什么时候培养出来的?

薇娅: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是谁。真的。很小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我现在脑海里都还有一个很深的画面,就在我跟我外婆住的院子里面,那时候我们还养了小兔子。我晚上在房间里面,那时候大概几岁,我说我是谁,我怎么来的,我要干吗?

我现在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想,我是谁?我现在是主播。我要干吗?虽然说我今天录了综艺节目,虽然说今天我被邀请去参加什么活动,但是我是主播,我的工作核心就是守住直播间,给大家选好物。就在当下这个阶段,我该做什么事情?每个人只要能静下来想一想,其实还是能想得明白的。

樊登:一个孩子能够有这样的空间,去想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很难得的。前提是他的妈妈不会天天催他写作业、报奥数班。所以有时候妈妈管得松一点,对孩子来讲是一个解放,你会有空间。

薇娅:小时候的话,我看别的孩子都是很忙,我还反而期待我妈管管我,但我妈她就是让你随意,学跳舞,你想学就学,不学就不学;学声乐,你想学就学,不学就不学;想去参加比赛你就去;想去唱片公司你就去;你想做生意,你就去。

樊登:我希望你的故事能够影响中国特别多的家庭,让他们在对待孩子学习这件事上,稍微放松一点。因为人生真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但是父母们只会看成绩,这是很要命的一件事。

刚才你关于“我是谁”的这个问题,我给你一个我听来的答案。邓晓芒教授,哲学教授,他说“我是谁”是一个终极的哲学问题,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答案叫作“走着瞧”。
就是说,你的人生是你活出来的作品。就像萨特讲的“去创造”,你的人生终极是什么?不知道,去创造。创造出来的那个“薇娅”,就是你。这特别有意思。

我读薇娅这本书,我是把它当作商业书籍来读的,当然年轻人可以当作励志的书来读,喜欢人物的可以当作传记来读,喜欢育儿的可以当作育儿宝典来读。都有可能。
这么一个真实的、坦荡的故事,可能能在你的生活当中起到各种各样不同的化学反应。所以写书是一个很美妙的事。

薇娅:我小时候最怕看书,现在觉得一定要多看书。它填补了你生活中的一些空隙,会从中让你有一些感悟。

樊登:希望大家能够读一读薇娅的成长历程,然后找到对自己人生的启发。谢谢薇娅在半夜接受我们的采访。

薇娅:谢谢樊登老师,谢谢大家!

爱我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